《方 言:超越顶楼的房间》第五章 我是如何被圣灵充满的

《方 言:超越顶楼的房间》第五章 我是如何被圣灵充满的








 
 

发邮件至 290050111@qq.com

免费索取伍佰本电子书

下载【讯飞有声】将本内容复制收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

第一章 反对说方言的四种常见理由
第二章 得救和被圣灵充满:两种不同的经历?
第三章 被圣灵充满的最初凭证
第四章 需要等候才能领受圣灵吗?



第05章
我是如何被圣灵充满的

让我仔细跟你们讲讲,我个人是怎样明白神所说的圣灵的洗并且说方言的。我相信我的故事会帮助一些仍旧在这个领域挣扎的人。
我在前面说过,当我还是个浸信会传道人时,我就与全备福音的人之间有团契,因为他们传讲医治,他们坚固了我在医治方面的信心。当我刚刚开始传道时,除我之外,我不知道还有谁相信神的医治。我以为我在圣经里发现了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!我敢肯定在我的教会里没人知道!
怎么对待“说方言这档子事”?
但是在1935年,有个人来到我们镇上,搭起一个帐篷,举办全备福音的奋兴会。我外婆就去参加了这些聚会,她对我说:“孩子,你也应该去参加那个全备福音的奋兴会。”
“为什么我应该去呢?”我问她。
“那些五旬节宗的人讲的内容和你相信的一样,或者说,你相信的就是那些人讲的。我一辈子从来没听见还有谁说话这么像你!”
终于,有一天晚上,我去参加了那里的聚会。我到的时候,传道人刚刚开始讲道。我就站在帐篷外面仔细听,每分钟我都很享受。我很喜欢那个人传道的方式,因为他所传讲的正是我所相信的!我需要与这样的人团契来坚固我的信心。
但是,当然,我发现这些五旬节宗的人不仅仅相信救恩、医治和基督的再来,这都跟我所相信的一样。他们还相信圣灵的洗和神赐给他们口才说方言。说实话,当他们讲到这部分的时候,我就把耳朵关上。我没有认真听他们是怎么说的。我让那些话从一个耳朵进,从另一个耳朵出。因为我相信,关于这个主题,我们的宗派是正确的,五旬节宗的人错了。
我心想,我相信圣灵,而且我相信我已经得到了全部的圣灵,我根本不相信什么说方言这档子事!因为他们相信医治,为了和他们团契,这部分我就忍了吧。
当时,神在我的服事中也尽可能祝福我。我为人按手,他们就得到医治,因为我一直行走在我所得到的亮光当中。有一次,我们教会的一位主日学教师要做一项大手术,结果我为他抹油,按手祷告之后,他立刻从床上起来,得了医治。
但是无论我怎么努力,我似乎都躲不开“说方言这档子事”!
 

我得到一个启示: 圣灵是一个礼物
 
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被圣灵充满的那天。那是 1937年4月8日,星期二。我在前面说过,我走在家乡的路上,我在心里对主说话。现在我想更仔细地说说那天发生的事。
如果你那天走在我旁边,你几乎听不到我对主说了什么,因为我一直在轻声祷告。我准备在几周之后参加一个浸信会的神学培训,我希望能明白有关圣灵的洗和说方言。
所以我对主说:“主啊,关于圣灵这方面谁正确呢 ?我们宗派的一个领袖说如果一个人重生了,他就拥有了全部的圣灵。”
“我们宗派里还有一位重要的牧师说:‘在得救之后会有另外一个经历,就是受圣灵的洗,但我确定那些五旬节宗的朋友所说受圣灵的洗一定会说方言是错的。徒 1:8是我们的模式,而不是徒2:4,徒1:8中没提到说方言。’”
徒1:8
8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,你们就必得着能力;并要在耶路撒冷,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,直到地极,作我的见证。
“主啊,”我继续说,“这个很有名的牧师还说:‘在随后的圣灵的洗这个经历中你不需要任何的彰显或者凭据。你只是必须用信心宣告你得到了。然后唯一的外在结果就是你出去作见证 !,”
“主啊,”我继续说,“这两位传道人都是我们宗派里很有名的人,他们都没谈到需要说方言。而且我们的神学院里一位年长的教授告诉他的毕业生:在救恩之后还有另外一个经历,称为圣灵的洗。这是一个从上面来的能力,没有它,你们怎么敢出去传道呢?但是这位教授关于这个主题就说了这么多!”
“可是,主,那些五旬节宗的人,他们说徒2:4是被圣灵充满的属灵模式:‘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,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。’”
“主,到底谁是对的?”我问,“我倾向于我们宗派里的教导。而且,我正在考虑今年 9月去上我们的神学院,就是说我这个月就得登记报名。”
我告诉主这些传道人都是怎么说的。我也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他。我以为我终于理清了思路,知道要朝哪个方向走。
我在前面已经提过,突然之间,我听到主藉着在我里面的圣灵对我说话,他说的话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。他问我:“徒 2:39说了什么?”
圣灵了解我知道徒2:29说了什么,否则他就不会这么问我了。我还走在路上,立即回答主:“上面说:‘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,并一切在远方的人,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。’”
“这个应许是什么?”里面的声音问我。
我思考第38节的内容——我多次使用这节经文来传讲“悔改并且受洗”的信息,然后里面的声音说:“第38节的后半部分说的是什么?”
我回答:“说的是:‘……就会白白领受所赐的圣灵。’但是,主,我确实相信圣灵,我是从圣灵生的。我不敢说我被充满了,但是至少我认识圣灵。毕竟,现在和我说话的就是圣灵。让我搞不懂的是说方言,主!”
里面的声音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,又说:“那徒 2:4说了什么?”
我知道徒2:4说了什么。我就引述这段经文。但是我没意识到,圣灵要以我从未见过的方式向我开启这段经文!
我回答说:“徒 2:4说:‘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,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哦,哦,哦,我明白了!”我宣告说:“这就是领受白白所赐的圣灵!当信徒被充满时,他们就会开口说话。所以,如果我被使我重生的同一位圣灵充满,我就会开始说,像他们一样!好吧,我现在就去那位五旬节宗牧师的家,被圣灵充满!”


“我领受圣灵,不会花很长时间。”
所以,我就去了那位全备福音牧师的家。我敲门,那位牧师和一位来访的传福音的一起为我开了门。我告诉那位牧师我想被圣灵充满。他回答说:“甘弟兄,现在我们邀请这位传福音的来举办奋兴会。你干嘛不等到今晚聚会结束之后来到圣坛前寻求圣灵呢?”
那时差不多是晚上6点,而奋兴会是7:30开始。但是我回答:“我领受圣灵,不会花很长时间。”
那位牧师说:“好吧,请进。”
我走进客厅,在一把大椅子旁边跪下来。那位牧师与传福音的没告诉我要这么做。我只是里面渴望这么做。我能听到这两个人说话的声音,但是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。我把我的两只耳朵紧紧关闭,不去听外面的嘈杂声。后来,我想到当我得医治的时候,我曾举起双手。所以,我就闭上眼睛,举起双手,开始祷告。
我说:“现在,主,我在这里领受你的圣灵。”我再一次在祷告中对主说浸信会的牧师是怎么说的,五旬节宗的人是怎么说的,圣经又是怎么说的。然后我就说“凭着信心,我重生了,凭着信心,我领受了医治。现在,凭着信心,我领受圣灵!”“天父,我想感谢你,因为我现在就要被圣灵充满。现在我就相信和期待能按着圣灵赐给我的口才说方言,如果我不能,我不会满足!我期待像五旬节那天信徒们一样说方言,像使徒行传中那样。”然后我就对主说出圣经中那些说方言的例子。
我继续说:“赞美主,圣灵会赐给我口才,我会说方言的。为此我赞美你!”然后我就说“哈利路亚”,说了八、九遍,我却感到一生中从未有过的干涩和死气沉沉。事实上,我说那些“哈利路亚”时,几乎要噎住了。因为,在我成长的教会,我们不习惯那么说!但是我没有因为没感觉就停下来。
一些人说:“我没感觉到什么,我猜这对我来说不管用。”说实话,我对说这样话的人没什么耐心。有没有感觉有什么关系呢!如果有人给你一张一百万美元的现金支票,你会说:“不,不,我收到这张支票没有什么感觉。我没感觉,我要是去兑换现金不会管用的。”你的感觉与现金支票的有效性之间没有一丁点关系,重要的是谁签了那张支票,这个背后的权柄才管用!
你在圣经里曾经读到过“我们要靠感觉行事”吗?不,我敢。保证你没有读过。但是,你会读到“因为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,不是凭着眼见”(林后 2:5),意思是我们靠着信神的话而行事!
所以,即使当我说“哈利路亚”时没有任何感觉”——即使这是我感到一生中最干枯的时刻,我仍然继续感谢神赐给我圣灵的洗和说方言。
我知道每个人在领受圣灵时有各自的经历。很多人除了共同的经历——说方言之外,没经历到任何其他超自然的彰显。我也听不只一个传道人对我说,他们在圣坛前闭着眼睛祷告时,就好像感觉到教堂的屋顶快掉下来了。一团巨大的火焰掉在他们头顶上燃烧——然后他们就开始说起方言。我还听有人说他看见——缕光从屋顶照下来,击中他的眼睛,就在那一刻,他开始说方言。
而我从未看见一缕光或一团火,但是我要告诉你,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。我当时闭着眼睛,突然间,感觉好像有人在我里面支起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。我不知道要发生什么,所以我祷告说:“主,如果那堆火不停止燃烧,我就必须停下来了!”
然后,好像我能看见在我心里有一些奇怪的词语在沸腾。似乎对我来说,我知道只要我把它们说出来,我就会知道这些是什么词。于是我就这么做了,方言就从我里面流淌出来了!
我睁开眼睛看了看表。是六点零八分。我跪在那位全备福音牧师的家里仅仅 8分钟!但是我继续用方言祷告了一个半小时,还用方言唱了二首歌。如果我想停,我就可以停下来,但是我不想停下来!
当你相信了神的话,领受圣灵不需要花很长时间!
 
除了说方言,我们还应该期待其他属灵的恩赐吗?
 
当我看到圣经是怎么说被圣灵充满的,我就相信了,我就被圣灵充满了。我开始仔细查考神的话。我看到在使徒行传中,每当信徒被圣灵充满,他们就会说方言。
让我吃惊的是,有那么多人甚至看过圣经之后。他们仍然不
太相信圣经里的话,其中也包括传道人!
有时候人们问我:“我们应该追求方言吗?”
我告诉他们:“不,圣经里没有说我们要追求方言。我们是要寻求那位给予者——圣灵!在我自己的经历中,我没有寻求说方言,但是我会期待说出方言,因为那是被圣灵充满的圣经凭据!”
那时,虽然我知道我己经领受了圣灵,因为我说出方言,但是坦诚讲——我有点失望。我离开那位全备福音牧师的家,我走在路上对自己说:我只是说方言而已。比起一直作为浸信会的男孩所祷告的最好结果,只是多了一点祝福而已!我听到一些五旬节宗的人见证他们领受圣灵的经历,是那么奇特壮观,所以我也期待一些令人神往的、令我的感觉很兴奋的经历。
其实我仍然需要明白,虽然我们可以在领受圣灵的洗之前、之中或之后,我们在身体和情感上可能有些感受,但是领受圣灵的洗远远不是在身体和情感上得到一些感受而已。但是好在我知道圣经是怎么说的。所以我走在路上对自己说,我不在乎我是否感觉到什么,或者没有感觉到什么。我知道我已经被圣灵充满了,因为我能说方言。我有这个圣经凭据。
所以,在接下来的三、四天里,我不断地感谢和赞美主,因为他用圣灵充满我。四天以后,我丝毫没有失望的感觉了。实际上,后来我才逐渐认识到,当我领受圣灵的洗说方言的那一刻,我也领受了另外一种属灵的恩赐——知识的言语。而在接下来的几周、几个月里,这个属灵恩赐开始越来越多彰显出来。
有时人们的确在领受圣灵的洗说方言的同时,也领受其他的属灵恩赐。比如,在使徒行传第 19章中我们看到,以弗所的门徒在领受圣灵时,不仅说方言,一些人还说预言。
也有其他的情况,当人们继续跟随神并学习在圣灵中行走时,神逐渐赋予他们其他的属灵恩赐。但是要记住,最重要的是, 说方言总是首先发生的。当我们凭着信心领受圣灵时,这是我们应该期待的圣经凭据。
 
用智慧对待那些“等候的人”
 
我被圣灵充满之后,我被我们宗派踢了出来,我转到五旬节宗的圈子里。不过,我还是有足够的常识,我知道刚刚加入他们就纠正他们的错误是不智慧的。那样做事的人很愚蠢,而我不是傻瓜!
我开始牧养一间很小的全备福音教会。有两年的时间,我观察这些五旬节宗的人走到圣坛前,等候并祷告,寻求圣灵的充满。这时我都得邀请我的五旬节宗同工去跟那些人一同祷告。
这些同工就会跟那些寻求圣灵的洗的人一起等候、祷告很长时间。终于。有一两个人被圣灵充满了。我知道这些同工根本没必要这么做。但是我清楚那个时候最好什么都不要说。所以在一段时间内,我闭上嘴巴什么都不说。毕竟,我知道人们需要祷告,这也不会伤害到他们。
这些人们会唱到:“主啊,求降临在这里。”但是根据圣经,圣灵己经降临了!我们不需要乞求他降临了。或者他们这样唱:“哦。主啊。就求现在赐下能力为我们施洗。”但是主己经赐下能力——圣灵已经在这里了!圣灵就是神的能力源泉。他就在这里,就好像雨在降下来之前,雨己经在云朵里一样。雨不是突然之间出现的,它早就在云朵里了!
我记得在1940年的一个晚上,我在思想我们教会里唱的这些歌曲。当时一位来访的传福音的正在我们教会举办奋兴会。我和妻子奥瑞萨上床睡觉,她睡着了。当我想到这一切是多么荒唐,不禁大笑起来,结果吵醒了妻子。

她问我:“你在笑什么?”
我回答说:“我在笑我们自己——笑我们整个教会!今天晚上,我们先请那些己经领受圣灵洗的人作见证。那些人说:‘圣灵就在这儿、他们见证圣灵就在我们的聚会中,然后那位传道人也传讲了同样的信息。他讲道之后,他邀请人们到前面来领受圣灵的洗。”
“差不多有一个半小时,人们见证并传讲圣灵的能力和他的同在。哇!当时整个气氛都被神的能力主宰着!只有死人才感受不到他的同在!”
“但是当我们呼召那些想领受圣灵的人到圣坛前我接着说,“我们却变了口气!我们开始说:‘不,他还没来呢。,我们开始唱:‘哦,主啊,就请你现在赐下能力。’”
我对妻子说:“我们愚弄了所有人!我们让他们走到圣坛前,却说:‘不,圣灵不在这里。我们必须唱诗、祷告,求神赐下他的能力和圣灵,因为圣灵还没来 !’”
不该这样!圣灵一直与我们同在,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接受他!然而,我没有告诉那些五旬节宗的人,领受圣灵没有必要经历这些!如果我说了,他们会站起来一脚把我踢出去!我那样做就会在顷刻之间拆毁他们在沙土上堆砌的城堡,人们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小心。
所以我就闭口不言,让同工们继续为那些想要领受圣灵的人祷告。有时圣坛前喧闹得就像一个马戏团。有人站在这侧,拍打着这个人的后背 ,大声喊:“抓住,弟兄,抓住!”同时,有人站在另外一侧喊着说:“放松,弟兄,放松!”
有时后面也会有人喊:大声喊,这样神就会听到你!”还有人站在前面,也跟着喊:“把手举高,这样神就会垂听!”站在前面的人每喊一次,那个可怜的人就会淋一个口水浴!
尽管他们这样做——并不是因为他们这样做——而是尽管他们这样做,还是会有一些宝贵的心灵最后被圣灵充满了!神能看到他们的真诚,当他们终于使用信心的时候,神就成全了他们的祷告。

但是,人们想要领受圣灵不必非要经历这些,我非常清楚„但是在那两年中,我什么都没说。谁会听一个 22岁传道人的意见呢?他们当中有一些人被圣灵充满的时间比我的年龄还长!那么,遇到这样的情况,我们该怎么办呢?像旧约中摩西和亚伦那样做!你还记得当神告诉摩西和亚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吗?亚伦扔出他的杖,杖变成一条蛇。接着埃及的术士也扔出他们的杖。那些杖也变成了蛇。但是,结果呢,亚伦的蛇吞掉了所有术士的蛇(出7:8一12)!
所以。我只是教导他们圣经依据,并告诉他们,我自己受圣灵洗的见证。这样逐渐地吞掉了“必须等候才能领受圣灵”的争议。我没有招来什么拦阻。最后,我能让大部,分五旬节宗的人明白用符合圣经的方式领受圣灵了!



支付宝认献账号:290050111@qq.com

小提示:文末广告是微信官方的配送广告,内容与推送无关,但您的每次点击(无需反复点)都会给【國度榮耀】平台带来几毛收益,您的每一份支持都是我们前行的动力!